文苑之窗


    陶少鸿:八角寨小记

    发布日期:2018-11-21 09:22 信息来源:网络 字体:[ ]

    陶少鸿:八角寨小记

     

      初来崀山八角寨,是2006年的仲春。雨后,峡谷云雾缭绕,仰头望去,山峰偶露峥嵘,而空中呢,则有泥土与野花的清香隐隐流动。拾级而上,小路两侧各类植物出浴般闪出,叶片水灵鲜亮,菖蒲、鱼腥草、木芙蓉还有野麻,用它们洒落的露滴向我打招呼。更有一些似曾相识的灌木,像失散多年的朋友,虽叫不出名字,却伸来一只只绿色巴掌,相扶相迎。于是,便一鼓作气,将千余石阶用脚数过,将数座奇峰用眼抚过,汗气氤氲地登上了八角寨。

      来到一高耸的危崖之上,但见云流雾涌,远近山峦跃然云上,时隐时现,正是崀山的招牌景观“鲸鱼闹海”。云台山为崀山风景区最高峰,放眼望去,群峰沉浮,虚无缥缈。有风飒然而至,云雾散去,万丈深渊突现脚底,竟让人无端生出纵身一跳的欲望。

      再来八角寨,已经是11年之后的2017年深秋。仍然是雨湿山川,雾迷八角。最大的变化,是有了长达1160米的索道,乘缆车而上,犹如腾云驾雾,飘然若仙,免了攀登之累,腿脚之苦。登上山梁,穿过残存的石砌古寨门,所见事物陈旧而亲切,只是十数步之外便是白茫茫一片,像是一个巨大的谜,无人得见谜底。雾霭增加了八角寨的神秘与肃穆,令人不觉间生出敬与畏。

      云台寺后的游道旁,我从指示牌上读到了龙头香三个字。我的记忆里,上次来并没有遇到这样一个景点。遵照指示牌的指示前行数十步,便到了陡峭的悬崖之上。雾气沾衣,冷风过耳。游客们聚集崖顶,有的依栏拍照,有的对着崖右侧指指点点,啧啧称奇——那里有一道与悬崖相连的狭窄山脊,缓缓地往深谷下垂延伸百余米后,再猛然昂首于壁立千仞的悬崖之上,宛若游龙临空,傲然不可一世。这就是所谓的龙头了。龙头之上竖一丈余高的旗杆,彩色旗幡在凛冽的山风之中猎猎招展。蜿蜒的龙脊有如刀背,最窄之处不过尺余。而烧龙头香,就是冒着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危险,沿着龙脊爬到龙头上去,烧香磕头,祈求神明保佑,降福于人。

      俯身凝视,不由心颤腿酸。由于距离很近,龙脊上犬牙交错的岩石清晰可见。龙头岩上香火的残迹隐约可见。据说,心诚之人才可以爬过龙脊。又据说,心诚与否并不与胆量大小挂钩,你可以让专门烧龙头香的人代劳,只要你肯出钱。烧香人就立在一旁,绳子束在腰间,解放鞋套在脚上,渴望闪烁在眼里。我问他多少钱代烧一回香,他憨厚地一笑,比个手势说一百八,不贵。与他所要经历的危险相较,确实不贵。我又问他怕不怕,他还是笑笑,说习惯了就不怕了。他劝我烧炷龙头香,我婉拒了。我不想让别人替我冒险。

      转身离去,感觉自己步步走在龙脊之上。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