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之窗


    衣带渐宽终不悔——常德花鼓戏传承的实践与思考

    发布日期:2018-11-21 09:26 信息来源:网络 字体:[ ]

    衣带渐宽终不悔

    —— 常德花鼓戏传承的实践与思考

     杜美霜


    2008年,常德花鼓戏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同年我被确定为常德花鼓戏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2018年5月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常德花鼓戏代表性传承人。我常想,应该怎样才能不辜负组织对我的期望、群众对我的信任呢?怎么样才能让常德花鼓戏这朵奇葩在艺术的花坛中越开越亮丽、永葆艺术魅力呢?十多年来,我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努力探索:

    挖掘保护 珍爱遗产

    常德花鼓戏是流行于沅、澧流域,深受观众喜爱的一个地方小戏剧种,以小生、小旦、小丑为主要行当,剧情多反映基层民众的日常生活。“金线吊葫芦”的独特唱腔使它具有特殊的韵味,民歌小调的引入及生活化的表演也让观众倍感亲切。清道光年(1821)间,就已经有了很多具有演唱夜戏能力的花鼓戏班了。两百多年来,这个剧种共积累了120多出传统剧目。

    随着时光流逝,老艺人纷纷离世,能展现在舞台上的传统剧目越来越少。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我们编辑了常德花鼓戏志,举办过花鼓戏老艺人的教学演出,出版了常德花鼓戏音乐集成及音乐研究,但始终没有汇编过花鼓戏的剧本文学读本。

    作为传承人,我义不容辞地担负起这一重任。我仔细阅读戏剧志,把有记载的剧目列成清单,探访收藏有剧本的老人,恳切地请求他们出让心爱的收藏,用真诚与锲而不舍的精神去打动他们,并付以相应的酬金。

    我多次寻访过一位老艺人,最后见到他时,是在医院的病榻上。听我说明来意,老人十分激动地说:“你再不来,这些本子我就要带到土眼里去了。”他艰难地、有板有眼地哼念着台词,我含泪飞快地作笔录。3天时间,我录下了15个剧本。3年之内,我搜集到了百多个剧本,除少数移植与新创剧本外,多为常德花鼓戏的传统剧目。经过认真辨识、清理、统一格式,最后请专家酌定,选出109个剧本,编成200万字的《常德花鼓戏集成》,并于2014年由湖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常德花鼓戏集成》中的剧目,大多是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的。这部集成,为常德花鼓戏的演出、研究、传承提供了可利用的资源,也完成了我心中的夙愿。

    以身垂范 学习遗产

    我14岁学艺,初习旦行,后改生行,到现在已从艺30多年,一直是一线演员。演员的天职是演戏,成为传承人之后,我依然把演好戏作为自己的第一要务。

    在《花打朝》中,我饰演罗通这个角色。经过认真研读剧本,我意识到,只有把握了分寸,才能自然推动情节的发展,更好地展示出剧中人武功盖世的英气与年少莽撞的稚气与疾恶如仇的正气。

    小将罗通凯旋归来,皇上赐其披红挂彩,御街夸官。上场的第一段唱,我用原生态嗓子演唱正宫调,并设计了踢腿甩翎子、耍枪花等动作,充分展示了罗通胜利的喜悦与“一杆枪,震天下”的自豪。遇国舅爷苏定方故意刁难,几次阻拦,罗通都哼哼数声,掉头而去。我设计都用童音,以尽显少年英雄对国舅爷的不屑与不齿。当苏府管家故意把罗通拉下马时,我设计了一个抢背,然后爬起来就开打,并边打边笑,一个年轻气盛的娃娃生就在观众眼里活灵活现地呈现出来了,也为苏定方编造罗通砸毁皇上御笔牌落下口实。

    在塑造剧中人物时,我特别注重以声传情,以情动人。如《卖妙郎》这出戏中,我饰周妙郎。为奉送公公,刘英春忍痛把儿子周妙郎卖与过路官员田世昌。高中状元后,妙郎为怕引起养父母伤心犯忌,谎称不想念自己的亲娘。养父怒其不孝,动手责打,引发了妙郎思亲之情。

    在处理这段唱时,我在每句句尾均用假嗓翻高八度,在音程、音域、音色上造成一种强烈的反差,淋漓尽致地把对亲母的思念之情和盘托出,表露无遗,并在音量上自如变化,跌荡起伏,状如哽咽,痛彻心扉。后四句委婉地呈告了撒谎原因,表达了对撒谎的愧疚之情。这段唱腔的处理,就把周妙郎至诚至孝、知恩图报的品性活生生地呈现出来了。

    30多年来,我积极参与送戏下乡、惠民演出等各类演出活动,每年演出均近百场,继承传统剧目及参演的新编剧目达80多个,扮演的各类角色近百个。

    科徒授艺  发扬遗产

    我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不是一种荣誉称号,而是一种岗位,应肩负起科徒授艺的职责,使文化遗产发扬光大。

    担任传承人之后,我先后收下了熊丽霞、邓丹叶、宋暮云、郭晶晶、黄伟、吴兰、刘子瑞、吴恩禹、肖潘潘九名徒弟。目前,他们都已基本掌握常德花鼓戏的五大调与花鼓戏的表演程式,能较好地完成演出任务。

    2017年12月13日,常德丝弦《特别党委会》参加株洲第四届湖南省曲艺节,荣获金奖。2018年9月15日,在湖南省第六届艺术节上,我团创作的花鼓小戏《红锦旗绿锦旗》荣获“田汉小剧目奖”;常德丝弦《迷彩丰碑》获“三湘群星奖”银奖。

    我们这个县级剧团有个得天独厚之处,一个团拥有常德花鼓戏、常德丝弦两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牌子。为了鼓励徒弟们掌握更多的艺术技能,我安排每个徒弟学一样丝弦乐器,分别有月琴、古筝、二胡、琵琶、扬琴等。

    为了让更多民众了解常德花鼓戏,热爱花鼓戏,我们把教学活动推到企事业单位、社区、学校、乡镇、文化站、老干活动中心、孤儿院等场所。让积极分子越来越多,粉丝越来越多。

    2017年10月14日,由文化部艺术司、湖南省委宣传部和湖南省文化厅联合主办的全国花鼓戏优秀剧目展演活动中,我演唱了常德花鼓戏《卖妙郎》选段。2017年世界非遗纪念日,我在市文化馆剧场举办了常德花鼓戏和常德丝弦的演出个人专场。近年来,我还制作了2张个人演唱的常德花鼓戏与丝弦的碟带,在社会上广为散发,也给徒弟们和教学留下了宝贵资料,促成了常德花鼓戏的普及与传播。

    搞好传承工作是光荣而神圣的使命,作为传承人,我将竭尽全力,让常德花鼓戏的传承工作更上一层楼。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