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耕耘风采录


    胡柏枝:小号清清 琴音瑟瑟

    发布日期:2018-04-28 10:45 信息来源:常德日报 字体:[ ]

    小号清清 琴音瑟瑟
    —— 记国家二级演奏员胡柏枝

        

        美妙的音乐最能撼动人心,唤醒灵魂。

        在常德,有这样一位演奏家胡柏枝,他吹起小号来,嘹亮高亢,拉起贝大提琴来,低沉稳重,在业界享有盛誉。

        去年10月,喜迎党的十九大·常德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组歌群众性歌咏大赛及专场音乐会接连上演,《信仰的力量》《诚信之歌》《平等之歌》等一曲曲合唱、合奏让观众如闻天籁,陶醉不已。演奏中,胡柏枝或吹小号,或拉提琴,技法娴熟,游刃有余,将一个个跳跃的音符融入交响乐,碰触心灵。

        从龙套演员到吹拉能手

        胡柏枝打小爱好文艺,小学三年级起,手提喇叭领着一群同学走进田间地头宣讲元旦社论。

        初一那年,12岁的胡柏枝被烽火公社中学推荐考入县荆河戏剧团,起始,担任生产队会计的父亲不同意他走戏剧之路,后来县里一再催促,只得送去。

        在剧团,每天凌晨4时起床,练习倒立、站马步、坐老虎凳等基本功,一练就是两三年。胡柏枝是武功演员,年纪小,个子小,他常在台上当小匪兵,跑龙套。

        一次练功,胡柏枝左手骨折,与舞台断缘。幸好,剧团小号演奏老师陈洪义收他为徒,他一心一意吹起小号,渐渐爱上这门乐器。

        当时,西洋乐刚进入中国,刮起一阵热潮。陈洪义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小号演奏家,转业至临澧,周边地区慕名前来拜师者络绎不绝。作为大徒弟的胡柏枝十分争气,不仅进步快,还时常帮着师傅指导师弟。吹奏练习是枯燥的,师傅常讲一些国内外乐器大师的故事,激励他不断前行,交响乐之梦在心中萌生。

        小号吹奏要求嘴型好,牙齿整齐,中气足,且对技巧要求高,高音难吹,三天不练,嘴劲变弱,因此需用正规方法勤学苦练。胡柏枝坚持每天练习3至6小时,有时遇到随团外出演出,为了不影响他人休息,他躲进澡堂或走向野外吹奏小号。

        胡柏枝与师傅长期同台演出共用一个谱架,一年后,他发现自己的嘴型有些变歪了。于是,他每天对着镜子一点一点地往回纠正,如此竟花了一年时间。

        十八九岁时,胡柏枝的小号演奏日臻娴熟,《海顿》《赶车》《胡梅尔》等世界名曲均能轻松拿下。

        1978年,剧团派胡柏枝前往常德专区歌舞团向首席大提琴熊能一学习大提琴演奏。从小号的高音谱号转大提琴的视低音谱号,且大提琴需左手精准按音品,难度较大。半年时间内,他独自一人在一个低矮的小平房里练琴,没有风扇,酷暑难耐,他打起赤膊拉长弓,每天练习9个半小时,水泥地板上留下一滩滩汗水。回到剧团,他已能拉《小天鹅》《小步舞曲》等。

        胡柏枝没有忘记学习充电,上世纪80年代,他参加了湖南省艺研所、常德地区艺研所举办的4期音乐理论培训班。在剧团音乐设计萧耀庭老师的指导下,他设计了多个大小荆河戏,其中,融传统元素与现代元素于一体的小戏《状纸》获全省戏曲比赛音乐设计三等奖。

        1986年,胡柏枝在中央电视台听到一曲小号独奏,节奏轻快,音高较高,难度大,但十分动听,他根据录音记下谱子,练了足足1个月,参加当年全市“四有”器乐比赛,先在澧水流域初赛拿下一等奖,后夺得全市二等奖。演出时,他把控自如、轻快嘹亮的小号之音博得台下掌声数分钟。

        从乐队学徒到乐队队长,从艺委会主任到剧团团长,胡柏枝用一路的汗水与心血见证了实力。

        台上忙演奏

        幕后忙策划

        1988年,胡柏枝调入市群艺馆。次年,他走进岳阳大学群文管理专业进修2年,拿到大专文凭。

        上世纪90年代,常德专区歌舞团舞厅每天下午、晚上各一场舞会,每场2小时,胡柏枝担任小号伴奏,受到大家的青睐。

        1999年,市音协管乐专委会成立,胡柏枝出任会长至今,策划组织了不少管乐比赛及演出活动。首届全市管乐大赛,就有11支队伍200多人参赛;桃花源景区开园,他又组织120人的管乐队伍助兴;湖南省七运会,他从石门农村召集百名女子管乐演奏员,并精心辅导,献演开幕式;“森林之杯”全省管乐大赛在张家界举行,他组织带队参赛,男队《轻骑兵》夺二等奖,女队《歌唱祖国》获三等奖;新年音乐会、诗人节的台前幕后都留下了他忙碌的身影……

        2006年,市交响乐团成立,胡柏枝担任团长。这是一个五六十人的大团队,业余性质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水平参差不齐。为了提升整体水平,胡柏枝将每周三晚7点半至9点半固定为排练时间,遇赛事演出则加班加点排练。他既要组织人员、安排声部,还要个别辅导,为此牺牲了不少休息时间。

        为了配合乐团的演奏,胡柏枝将小号留给年轻人演奏,自学起难度较大、人才稀缺的贝大提琴。贝大提琴是低音提琴,体积大,与大提琴相比,弦与把位不同,指法不同,他硬着头皮练了一个月时间,掌握了其演奏技法,上场演出。

        面对多项荣誉和群众口碑,胡柏枝觉得一切付出都值得。如今,市交响乐团已能演奏大部分中西经典曲目,钢琴独奏、管乐五重奏、经典伴奏等多种形式的演出受到观众喜爱。

        2017年,市交响乐团与市群星合唱团联手演绎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组歌一经上演,轰动沅澧,好评如潮,传唱开来。

        多年的音乐探索与沉淀,胡柏枝不仅能吹会拉多种乐器,还能识简谱、线谱、固定调、手调、高中低谱表,像他这样的全能手,在常德实属稀缺。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多年来,胡柏枝先后带出近20名小号学生考入专业音乐学院,其中硕士生2名,不少学生毕业后在专业团体担任小号演奏员。

        “小号演奏能快能慢,可高可低,或演绎悲伤,或吹响欢喜,是忙碌生活之余的调剂品,让心灵尽情舒展。”胡柏枝说,小号早已融入他的生命,不可或缺。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