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耕耘风采录


    欧阳文志:安于书斋 乐于自然

    发布日期:2018-04-07 17:42 信息来源:常德日报 字体:[ ]

    安于书斋 乐于自然
    —— 记书法家欧阳文志

       

        “乍晴花满树,久住燕双飞。”时逢四月,市城区德正苑,一个古香四溢的居室,一副清代对联悬挂厅堂正墙两侧,搭配精致生动的桃源雕花板,与室外之景相得益彰。

        韵味无穷的行楷《心经》,铺满厅堂的另一墙,是主人静心书写的佳作。

        推开书房,墨香扑来,“兰气随风”四字跃然纸上。红木桌椅、文房四宝、经典书籍、青瓷古玩……一角一落,一物一件,不多不少,相互浸染,融入主人的生活与性情。

        若问主人何许人,欧阳文志,字汝寿,四馨斋主人也。

        父亲送给他一支笔

        欧阳文志出生于勤俭之家,家中6兄妹,父亲体弱多病,母亲起早贪黑挣钱补贴家用,就连解放前当个资本家的爷爷也做起搬运工,是家人让他学会了吃苦,懂得了坚强。

        解放前肄业于某大学的父亲堪称欧阳文志的书法启蒙者。父亲常为乡邻写招牌、对联,他就立于一旁认真地看。后来,父亲送给他一支毛笔,他和哥哥、姐姐在饭桌上临摹父亲的楷书。在那个年代,书法老师和字帖稀有。他记得,读高一时,得知班上一位同学家里藏有一本颜真卿的《多宝塔》字帖,他讲尽好话借得5天,这也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逃学,躲在家里临帖,废寝忘食。

        1976年,欧阳文志成为了一名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白天劳动,晚上在煤油灯下临帖。受其影响,2个月后,同室的几位知青也跟着练习,室内仅有的一张办公桌成了紧俏货,他常深夜轻手轻脚起床临帖。公社干部发现他的字写得好,常抽他写写画画。他曾在大堤上写过1米见方的大字。下放知青靠挣工分吃饭,他把挣来的那点钱全用来买包装纸和旧报纸。下放3年,返城时他已是几百名知青中有名的“书法家”,几家招工单位争着抢他这个人才。

        艺术需要时间慢慢熬

        上世纪80年代,书法界渐渐活跃。欧阳文志在武陵区供销社担任美工,单位给2名美工搬来一个大书桌,公费买帖买纸。他每天坚持临帖10多个小时,先拜本土书法家张弓、周勃为师,后又常向我国著名书法家华人德、李刚田、虞逸夫等名师请教,也常走出去观展,有幸见证了一些民国书法大师的风范和真迹,感叹不已。

        师傅的严格,深深影响着欧阳文志。“那时,师傅欣赏作品是读作品,先看整体布局,再看字里行间,再一个个字读,一笔一划,仔细推敲。”他回忆道。

        他常写常思,不拘古法,见他人写得轻松而与众不同,总要琢磨琢磨。他人的评语或中肯或偏激,他洗耳恭听,消化吸收,偶有收获。

        欧阳文志初学习柳体,后专攻晋代“二王”行草,渐成个人风格。同行和专家们称,其行书用笔、结构飞动流畅,字字潇洒刚劲,疏密相间,错落有致,枯饱恰当,肥瘦相宜,整篇章法空灵朴素,意态万千,顿挫起伏,颇具“二王”遗风。

        1989年,时年32岁的欧阳文志被中国书法家协会吸收为会员,成为我市第一个国家级书法家。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欧阳文志下岗买断,自谋生路,创办四馨斋,经营文房四宝。安于书斋的他却不愿与“铜臭味”打交道,终将生意交由妻子打理,常年与志趣相投者临帖交流。渐渐地,四馨斋成了本土书法人士的艺术沙龙,每周二晚风雨无阻,不聚不散。

        去年,四馨斋门面被拆迁,眼见坚持20多年的书法沙龙即将中断。欧阳文志毅然决定,将已出租的西园小区60平方米居室收回,续作四馨斋。

        生活即是乐趣

        欧阳文志兴趣爱好颇多,或与书法有关,或无关。

        他好喝酒,每次四馨斋聚会后必有酒会,小酒斟上,谈天论地,绕来绕去绕不过书法。

        他好收藏,对古玩字画、明清家具,都具有独到的鉴赏眼光,经他鉴定的古玩,一般不会有假。书斋藏品既王憨山的真迹,亦有宋元以来青瓷。对这些艺术品,他只玩不卖。如果是识者又是朋友,他会拱手相送,分文不取。

        烹饪是他的拿手好戏,四世同堂,上至91岁的老母,下至5岁的外孙女,都喜欢吃他烹制的佳肴。他说,烹饪也是一门艺术,不急不躁,慢慢熬制,才能端出一桌好菜。

        欧阳文志家中珍藏有一幅鹿趣图,由鲁慕迅画石竹,邬邦生写鹿,王金星补草,饶暇浩钤印,邓先成题记,可谓得之不易。他却笑称,全凭烹饪之功。那还是上世纪90年代,这5位名家相聚常德书法家陈安国家中开笔会,欧阳文志自告奋勇当大厨,美味佳肴换来名家荟萃之作,功夫可见一斑。

        他喜欢健身、冬泳、骑行、羽毛球、篮球等等,他都能与你较量一番。10年时间,身高1.74米的他硬从180斤减至150斤,年届六旬,依然充满活力。

        安坐书斋,他静心如佛,在这里,他用2个多月时间,刻下50多方、5厘米见方的《心经》印。在这里,他反复诵读经典,与古贤圣人对话,颇有所悟。当下,他正追寻弘一法师、八大山人的书法踪迹,追求高古简洁之风。

        欧阳文志敬仰书法,认为艺术是个体的、独立的,首先要悦己,才能感染他人。写字是一门开放的艺术,不能太拘谨,要走向自然。他不主张书法艺术职业化,玩得尽兴,写得自然最好,写一手好字,技法与修为同等重要。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